中文部落格

陳東最新創作:『神遊天宇』 


新曲駕到!
中國傳統文化中有“修煉”的概念。人們通過修煉,可以洞察宇宙、天體、人體的奧妙,同時在這個過程中可以從錯綜複雜的思緒、煩惱、痛苦、對名利情的執著中解脫出來。這種看淡名利情的解脫並不是有些人以為的好像變成消極、不上進,而是通過打坐、在矛盾中修煉心性之後,得到內心的平靜、祥和、大自在,同時獲得超越以前的大智慧。其實人的一生幾乎天天伴隨著精神上的、身體上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人們為了名利吃不好睡不好,拼命的努力反而在精神上是一種束縛,甚至可能帶來疾病。
而通過修煉的解脫會使得一個人面對許多的事物、工作一目了然,會把事情做的更好同時內心還是輕鬆的。過去講人是有元神的,而從煩惱解脫出來的元神,感覺輕盈美妙,彷彿可以穿越層層天體宇宙,卻又不會被觀念束縛,在天國般美好的層層世界中飛舞並展現神奇。此曲是我在法輪大法修煉現有層次中體悟到這一美妙之景象時所獲得靈感而創作,希望聽眾隨樂曲一起去體驗那種從煩惱解脫出來的輕盈美妙之感。曲名叫做『神遊天宇』。
同時所用插圖,也是一個很好的形象體現。每一個行星都好比人的一個觀念、一顆心、一個想法,比如有的行星叫生氣、有的行星叫妒忌、有的行星叫慾望、有的行星叫恐懼、有的行星是我喜歡這個、有的行星是某種學說,如果我們把自己擺在它們之中,甚至認為它們就是我們自己的想法,你就被它們束縛。而你退到這張圖的視角的時候,你就發現,它們只是獨自運行在自己軌跡上的和你無關的東西,而你知道它們的存在,卻盡可能不進入到其中,這樣在我的層次中我認為就是一條可以保持自己內心清淨的路。
請欣賞我的新作:『神遊天宇』



幫助歌唱愛好者突破拘謹難為情心理並打開心扉放聲歌唱的三部曲 




這一篇來給大家介紹的是幫助有需要的歌者打開心扉展現自己歌喉的一種方法。我時常會碰到一些聲樂、配音的學生或者專業歌手,他們在表演中有一個心理上的瓶頸 - 無法突破拘謹的心態,簡言之就是歌唱或配音時候放不開,嚴重影響著表演,而且很容易打擊表演者的自信心。聽眾有時聽著也為他們捏一把汗,生怕他們唱不出來或唱不上去。他們自己就緊張,聽眾聽著也一起緊張。

有些人是有一些天賦的,但是比起我們看到的那些演唱高手在舞台上盡情揮灑,這些歌者總是無法盡情揮灑,總是在某個程度就卡住,比如內心說:我要放開,我要突破,剛一用力,就又蔫了,心有餘力不足,只能“用力”“擠著”讓聲音出來。這樣,聽起來好像只能小聲小氣的唱出音調,就是不能瀟灑起來,更不用談用心表達歌曲的內涵了。

每個人有不同的情況,但是大體上來說,我們可以簡單概括,有如下的原因造成:

  • 怕出醜、擔心別人的目光
  • 對聲音的控制不嫻熟
  • 對歌曲內涵的理解和熟練程度不夠

一個歌手能夠有自信站在舞台上揮灑自如,需要上面三條都要達到標準。他不怕出醜、不擔心別人的目光,記得有藝人笑談說:越怕丟臉的上台就越丟臉,越不怕丟臉的反而他最不會丟臉。

當然有一部分人,哪怕歌唱水平不高,但是他內心就是熱愛歌唱和表演,一看見舞台就好像如魚得水。這樣的人從來不存在怕出醜的問題。這樣的人,你很幸運,上天給了你這樣的素質。那麼你需要做的就是對聲音的控制以及對歌曲的理解更加深入。

而我們這篇主要針對這樣一批,他/她確實有歌唱天賦,也有不一般的對音樂、人生、藝術的洞察力,但是就是無法突破自己拘謹的心理瓶頸。只要能夠放開,他/她會釋放出巨大的潛力。但這樣的歌者就是很苦惱,不知道如何突破這個拘謹的心態,展現自由的聲音。

這篇文章我希望能夠提供給你一些練習方法,協助你走過這一步。我這個辦法有三部曲。


第一部曲:首先,我們如果突破怕出醜的心態呢?把歌唱練習當成遊戲


我在這裡給你打一個比方,很多小孩子在玩耍的時候,有時候喜歡出怪聲、做鬼臉,無論把自己扮的多滑稽,他都會開心的不得了,從來不會想到『我做這個鬼臉,其他小朋友怎麼看我呀』;

還有一種情況,不只是小孩子,成年人有時候也會這樣。在眾人面前不好意思、拘謹,而就自己一個人在家的時候,聽著音樂就手舞足蹈唱起來了,那個投入啊,出怪聲也高興的不得了~而一有人進屋,馬上他就停下來了生怕別人注意到。也就是說,沒有人看著的時候,他自己一個人玩的可開心了,也挺能放開的。

所以我們的第一步是:把歌唱練習當成小孩子的遊戲,在沒練好的時候在沒人看見的情況下,自己一個人玩。這樣你最起碼暫時沒有怕出醜的心態干擾你了。

第二部曲:誇張的玩耍三個LEVEL,打破舒適區


拘謹的人往往太過認真,一說唱歌了,就是:OK, 我現在要唱歌了,我要認真的唱歌。同時也可能好面子,想著在眾人面前不要唱錯~ 所以他永遠都在一個自己能認可的範圍內發揮,對這個範圍外的發聲狀態不敢去涉及,也就從來沒有去觸及。因此他只能說:我要突破自己。他等於在說,他要奔向一個未知的領域。可是這個領域,你都不知道是什麼,方向是什麼,你怎麼突破呢?人本能對未知的事物就會感到恐懼或不自信,所以你沒自信是正常的。但是你心裡壓力很大,然後突破不了的時候就會傷及自己的自尊心:我是不是不行啊。然後又不甘心,我要繼續突破,然後又做不到,最後灰心。

我們要打破這個思維循環。我們首先就不要再太過認真了。為什麼呢?我們剛剛說了,歌唱只是一個遊戲。或者我經常說一句話:唱歌就是在不同音高上說話,而說話是在同一個音高上唱歌。也就是說,和你生活中習以為常的說話沒有什麼不一樣。你只不過在做遊戲:像小孩子一樣出怪聲,或者乾脆就自己一個人在沒人看見的時候狂歡一把。不過呢,我現在要教你狂歡的小方法:

唱歌遊戲給自己三個標準LEVEL:


  • 第一個LEVEL,唱的沒什麼抑揚頓挫,就是比較木;
  • 第二個LEVEL,開始增加抑揚頓挫,聲音大點,屬於中等狀態;
  • 第三個LEVEL,怎麼誇張怎麼來,感情和抑揚頓挫,表情、眼神、嘴形張大變誇張,什麼都誇張起來,甚至挺搞笑的。不是怕醜嗎?怎麼醜怎麼來都行。

也就是說,你從最木的極端到最誇張的極端都走一遍。除非你有很強的心理素質,否則,你就自己關起門來自己一個人練就行了,或者找一個信得過的“閨蜜”玩伴跟你一起玩。

然後你要記住自己最木到最誇張的範圍狀態都是什麼。往往第三個LEVEL你在玩的時候已經不知不覺、開心的突破了你的舒適區了,因為你平常“拘謹”唱歌的時候,你從來都沒敢嘗試過這裡。

玩一段時間,把你的演唱時候需要的聲音技巧通通運用到這三個LEVEL裡來。這個時候,你將來真正要去演唱的狀態範圍在哪裡呢?就是在最木到最誇張當中取中間位置,或者是你需要的位置:中間多一些,或者中間少一些。這時候,我們想一想,你連最誇張都幹過了,現在你還需要用“突破”這個詞嗎?你還需要擔憂你不知道的“未知”嗎?不需要了,你的所有範圍都在你已知範圍內了,那麼你做的事情就變成了“退”和“收”:從最極端的狀態中退回來、收回來。這一切就變成了輕鬆的事情,都在你把控範圍內了,這個自信就建立起來了。

第三部曲:現在開始理解歌曲本身

這部分就是對歌曲本身的音符、配樂、背後內涵進行學習,然後不斷的練習練習,達到音 樂第一聲想起,第二聲就出現在你腦海裡。然後你開始用前面三個LEVEL對整個歌曲不斷 的嘗試和練習,直到你找到最符合歌曲狀態和要求的LEVEL,就可以了。也就是說,你的 歌聲LEVEL範圍在這裡和你對歌曲的內涵理解相結合,且都在你自己的把握範圍內了。現在你就可以有自信的去展示你的歌喉了,不用自己一個人玩了,可以展示給眾人了。



總結:

當然了,以上的方法只是給有需求的朋友作為參考。有的人可能還需要其他的方法,也甚至可能需要嘗試修煉、打坐等來洞察自己的內心,但以上的方法相信會給不少人一些啟發:很多難之又難的事情,只要換一種思維,就會給我們帶來飛越:

將難事變成遊戲、將心態變為小孩、找到最小和最大極端然後退回取中、將所需要知道的一切盡在掌握中,這對生性謹慎的人是一個相當有必要的過程。當然天生就很能放得開的朋友,也希望這個經驗能給你帶來更多助力。這篇就寫到這裡有空再繼續,也希望對其他領域的朋友有所幫助。

送上一個我翻唱的迪士尼『風中奇緣』插曲:“都是我的”,我們一起玩耍吧~


陳東:

好萊塢獲獎作曲家、格萊美投票評審以及專業配音員 - 陳東在音樂中融合新世紀、當代器樂、中國/亞洲風、流行以及古典的風格,為他的聽眾帶來獨特的體驗。陳東曾獲得2013、2014年好萊塢傳媒音樂大獎賽的最佳獨立紀錄片主題歌獎以及最佳世界音樂獎等多個國際獎項及提名,這些成績也使他成為格萊美投票評審,而且他也有作品曾經獲得入選奧斯卡評獎單元的資格。陳東同時也是一名出色的中英雙語配音員,涉獵範圍包括廣告、旁白以及動畫片等。

為什麼好萊塢電影通常以白人為主角而其他膚色只能演配角? 

視頻截圖

最近看到一個視頻,裡面有在美國生長或發展的亞裔或其他膚色的演員,在講好萊塢應該重視其他膚色的演員,而不是總是以白人為主角,其他膚色為配角。視頻內容如下:

 

點擊觀看:

 
 
 

看完之後,我有感而發,寫兩筆。當然我說的也不一定準確,但我覺得,好萊塢從一開始,就是在美國白人社會中開始的。西方社會從傳統上來講,是白人的世界,所以從古到今,人們根深蒂固的還是會覺得有些角色或故事就應該是白人做主角,其他種族的一般都是故事中的配角。這個從文化上來說無可厚非,而西方的這個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等各種文化理念,當時也是從白人開始的,這是他們的文化,所以一般他們會成為主角。這是現實。


為什麼黃種人在美國影視裡不能成為主角,除了幾位功夫大師之外?因為在社會上黃種人的文化精髓黃種人自己也沒有太珍惜,自己的文化特色沒有在世界上真正立足,而在享受著白人建造的自由社會文化,當然你是配角了。很多ABC出生後也不認同自己是華人的後裔而是美國人。而土生土長的華裔又不珍惜自己祖宗的文化,或者被西方共產主義侵蝕。反而這個情況讓ABC好像成了沒根的感覺,也有不少ABC煩惱自己身份種族認同問題。
 
視頻截圖


裡面棕種人說為什麼棕種人都是恐怖主義角色,這個現實就是中東的恐怖主義就是這個人種啊,他們給世界帶來的印象就是如此了。當然棕種人有很多勤勞善良的人,我只是說這個社會就是這樣的印象。而在美國白人為主體的文化社會中,他們當然要表現美國的主流文化精神,有其他膚色的人做配角,反應了他們接納不同種族,而他們是主人,你是客人,主角與配角就是這樣存在的,而美國一直對抗恐怖主義,所以他們影片中就是會有對抗恐怖主義分子的內容,那不幸的棕種人只好扮演了這個角色。

在根深蒂固的白人世界中,白人有對自己的優越感,當然也沒錯,這個文化是他們開創的,那當然他們就在他們的影視作品中充分以他們為中心了,其他種族就大多扮演配角角色了。
 
視頻截圖


而其他種族與其抱怨好萊塢不重視他們,不如真正的將自己的文化精神開創一片天出來,讓美國白人世界嚮往你的文化。很多人可以去看看VIKI這個APP, 裡面大多是西方人經營的播放韓劇的內容。每一部韓劇都有英文字幕,你看到了嗎,很多白人也追韓劇呀!韓劇把自己的文化用實力展現了,哈韓的何止是華人?連白人和其他族裔都追,我還看到過評論還有美國人說美國人應該好好學學韓國的編劇、演技以及音樂了。

韓國人在文化輸出上人家唱了主角了,立足了,開創了一片天。就很少聽韓國人抱怨美國人不帶他們玩了,也有朋友說他們很多在美國學成後很多跑回去發展了,那個音樂民族文化和西方的和聲配器結合運用的多麼嫻熟。而他們的文化來源是哪裡?最初最初,來自中華傳統文化。而今天中華傳統文化哪裡去了?那個對佛道神的信仰、人們對天地的敬畏、關愛生命的禮儀之邦哪裡去了?已經被赤化共產了,替換成了進化論下的“高級動物”了,由此帶來華人道德下滑多麼嚴重,禮儀之邦變成了人權紀錄極差的國家。很多ABC也因此不想自己被認同為中國人的後代,這都是眾多原因之一。
 
視頻截圖
 

由此,我覺得無論你是來自哪個民族、種族,當這個種族的文化被破壞了的時候,你只能當更穩固文化的配角,因為你依付的是別人、別人的國家和文化。當你的文化復興起來的時候,在全世界能夠立足的時候,你才會被人正視。白人,你就應該是白人世界的主角,我華人就應該是華人世界的主角,其他族裔就應該是你自己族裔的主角,互相是彼此的觀眾、共榮包容般的共存,而不是抱怨,你為什麼不重視我?那確實要問問自己,你自己重視你自己的文化了嗎?只有你自己重視自己的文化,並同時包容世界各種優秀文化,你才會不但是自己文化的主角,也會成為引領世界文化的主力。

說的不一定那麼圓容,只是有感而發~~說的不對見諒啊~~


陳東:

 

好萊塢獲獎作曲家格萊美投票評審以及專業配音員 - 陳東在音樂中融合新世紀、當代器樂、中國/亞洲風、流行以及古典的風格,為他的聽眾帶來獨特的體驗。陳東曾獲得20132014年好萊塢傳媒音樂大獎賽的最佳獨立紀錄片主題歌獎以及最佳世界音樂獎等多個國際獎項及提名,這些成績也使他成為格萊美投票評審,而且他也有作品曾經獲得入選奧斯卡評獎單元的資格。陳東同時也是一名出色的中英雙語配音員,涉獵範圍包括廣告、旁白以及動畫片等

 

Tony Chen Music: http://www.tonychenmusic.com
陳東中文網: http://www.chendongmusic.com




 

陳東:我建議小孩在音樂教育中一定要包含聲樂的學習與體驗 

 
 
時常有人問我,他們的小孩應該學點什麼樂器啊。我經常回答說,我比較喜歡讓小孩首先接觸鋼琴,同時無論小孩將來能不能把音樂作為專業,甚至哪怕沒有學任何的物理樂器,也一定要修一樣:聲樂
 
 
一、鋼琴能夠提供很全面完善的音樂基礎知識教育
 
在我的經歷中,鋼琴是各種音樂知識中最容易搞懂、最直觀的樂器 音高、音程、和聲情況、和弦走向,你都看得很清楚,而且是作曲的最佳樂器。在沒有任何其他樂器的情況下,鋼琴自己就像一個“交響樂”一樣,旋律、和聲、配器的基本效果都能展現出來。當代的電腦配樂,我認為最好用的也是鍵盤。鍵盤在手,一切模擬樂器都有!用midi鍵盤連接上各種軟件、電子琴、合成器,你想模擬什麼樂器模擬什麼樂器。應該說,鋼琴、鍵盤給我們在音樂上的擴展性是最強的。其他樂器在這一方面都會比較遜色,其他樂器可能只能演奏一個旋律,而無法演奏出整體和聲效果,所以往往作為一個整體樂曲的一個角色出現。

所以如果想給孩子一個很全面完善的音樂基礎知識教育,鋼琴應該是樂器中的首選。
 
 
二、 歌唱是挖掘一個人的內心、了解自己最好的方法之一
 
除了鋼琴之外,最重要的音樂課程就是聲樂 孩子要去學唱歌,無論是參加學校的合唱團還是訓練自己獨唱,能去參與都應廣泛去參與。最好家庭也要多營造一個喜歡歌唱的環境。
為什麼這麼說呢,歌唱是挖掘一個人的內心、了解自己最好的方法。當一個人懂得自己的喜怒哀樂,那麼他會更容易面對別人的時候換位思考,能更考慮他人的感受。鋼琴也好、小提琴也好、其他銅管樂器、打擊樂器也後,我們都可以通過肉眼觀察到樂器如何發出聲音 敲擊鋼弦、音弦的顫動、簧片的顫動等等。唯獨聲樂,你自己就是那個樂器,但是你卻看不到你自己的聲帶。聲帶長在你的肉身內,所以你唯一挖掘你自己這個樂器的方法,就是靠“悟”。如果其他樂器是向外指揮的話,那麼聲樂就是一種內修內找的歷練。學習聲樂的人,無論是孩子還是大人,在“悟”的過程中,都在了解自己的身體以及了解自己的內在情感。
 
 
 
記得看過一本書,上面提到大概說,在一個人還是嬰兒的時候,大哭的時候肚子一鼓一鼓的,聲音洪亮還不啞,還有時候“哭唱”很長時間。往往這個時候是人發聲的最自然狀態。而小孩學會說話的時候,模仿佔了很重要的位置。然後隨著小孩成長,也許某天他喜歡某個播音員或者歌唱家的聲音,他也想去模仿來達到那個聲音,而他從來沒有了解過一個聲樂家在歌唱時候小腹、胸腔、聲帶、口部、頭部都是怎麼運作協調的,因此對他來說,是不可能運用好這一切的。而人體的本能就是當氣力不足時,聲帶旁的肌肉自動去補充不夠的力量,所以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聲帶那裡去了。而聲帶的大小非常小,成年男子的聲帶大概1.7 - 2.5釐米長,女子的聲帶大概1.2 - 1.8釐米長,我們只需要很小的力氣就足以使聲帶震動發出不錯的聲音了。

我領悟到,當我們不知道聲帶的真相的時候,我們往往為了達成模仿的效果,為了高音、或者音量大,而氣力又跟不上,我們會本能的把力量全部加在聲帶上。這樣聲帶很容易就唱破、喊破,甚至造成損傷。長期錯誤的發音也會導致聲帶永久性損傷。因此學習聲樂其中一方面也是對自己的聲帶的一種保護和保養,同時也是對後天的壞習慣的放棄過程,返回到原本最正確的發聲狀態,並能在後天訓練中運用自如。
 
 
三、聲樂可以培養一個人的領導、協調和配合能力
 
聲樂還可以培養一個人的領導和協調能力。剛剛我們也提到過,歌唱的時候,一個聲樂家的全身都投入到了表演中 雙腿、腹部、胸腔、聲帶、嘴部咬字、鼻音、頭部的共鳴等等,這一切都需要學習中一步一步去了解。比如先了解自己的雙腿怎麼站立,然後了解腹部肌肉怎麼運用,再單獨找尋胸腔的共鳴,挖掘自己聲帶能承受多大力,嘴部的咬字在鼻子和嘴巴的什麼位置,鼻音的修飾需要多少,頭部怎麼共鳴等等。每一項都需要單獨去認識、去了解,就像認識一個新朋友,而這些朋友都在自己的身體內。當我們一個一個了解了它們之後,接下來我們要像一個協調人一樣把它們的特點一一協調起來,一起發出最棒的聲音。這個過程也在培養一個人的協調力,而且是對內協調。這個經歷將來也可以運用在學校、職場、團隊合作中。作為一個協調人、團隊領袖,你需要學會了解你團隊中的每一個成員,認識他們、了解他們、懂得他們,最後將大家的優勢協調在一起完成一個了不起的工作。 而且聲樂培養出來的領導力有一種相對慈善的效果,因為他協調能力是在自己了解自己的過程中發展起來的,在面對他人時也會容易更加人性化的協調彼此, 更容易懂得成員需要關懷的地方以及他們的弱點和極限,而減少獨斷獨行。同時,很多合唱團,孩子也應當去參加,也會提升彼此的配合能力。
 
 
四、聲樂可以幫助打開心鎖,改善親子關係

陳東:我建議小孩在音樂教育中一定要包含聲樂的學習與體驗 


時常有人問我,他們的小孩應該學點什麼樂器啊。我經常回答說,我比較喜歡讓小孩首先接觸鋼琴,同時無論小孩將來能不能把音樂作為專業,甚至哪怕沒有學任何的物理樂器,也一定要修一樣:聲樂



一、鋼琴能夠提供很全面完善的音樂基礎知識教育


在我的經歷中,鋼琴是各種音樂知識中最容易搞懂、最直觀的樂器 音高、音程、和聲情況、和弦走向,你都看得很清楚,而且是作曲的最佳樂器。在沒有任何其他樂器的情況下,鋼琴自己就像一個“交響樂”一樣,旋律、和聲、配器的基本效果都能展現出來。當代的電腦配樂,我認為最好用的也是鍵盤。鍵盤在手,一切模擬樂器都有!用midi鍵盤連接上各種軟件、電子琴、合成器,你想模擬什麼樂器模擬什麼樂器。應該說,鋼琴、鍵盤給我們在音樂上的擴展性是最強的。其他樂器在這一方面都會比較遜色,其他樂器可能只能演奏一個旋律,而無法演奏出整體和聲效果,所以往往作為一個整體樂曲的一個角色出現。

所以如果想給孩子一個很全面完善的音樂基礎知識教育,鋼琴應該是樂器中的首選。



二、 歌唱是挖掘一個人的內心、了解自己最好的方法之一
除了鋼琴之外,最重要的音樂課程就是聲樂 孩子要去學唱歌,無論是參加學校的合唱團還是訓練自己獨唱,能去參與都應廣泛去參與。最好家庭也要多營造一個喜歡歌唱的環境。

為什麼這麼說呢,歌唱是挖掘一個人的內心、了解自己最好的方法。當一個人懂得自己的喜怒哀樂,那麼他會更容易面對別人的時候換位思考,能更考慮他人的感受。鋼琴也好、小提琴也好、其他銅管樂器、打擊樂器也後,我們都可以通過肉眼觀察到樂器如何發出聲音 敲擊鋼弦、音弦的顫動、簧片的顫動等等。唯獨聲樂,你自己就是那個樂器,但是你卻看不到你自己的聲帶。聲帶長在你的肉身內,所以你唯一挖掘你自己這個樂器的方法,就是靠“悟”。如果其他樂器是向外指揮的話,那麼聲樂就是一種內修內找的歷練。學習聲樂的人,無論是孩子還是大人,在“悟”的過程中,都在了解自己的身體以及了解自己的內在情感。



在一個人還是嬰兒的時候,大哭的時候肚子一鼓一鼓的,聲音洪亮還不啞,還有時候“哭唱”很長時間。往往這個時候是人發聲的最自然狀態。而小孩學會說話的時候,模仿佔了很重要的位置。然後隨著小孩成長,也許某天他喜歡某個播音員或者歌唱家的聲音,他也想去模仿來達到那個聲音,而他從來沒有了解過一個聲樂家在歌唱時候小腹、胸腔、聲帶、口部、頭部都是怎麼運作協調的,因此對他來說,是不可能運用好這一切的。而人體的本能就是當氣力不足時,聲帶旁的肌肉自動去補充不夠的力量,所以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聲帶那裡去了。而聲帶的大小非常小,成年男子的聲帶大概2釐米長,女子的聲帶大概1.8釐米長,我們只需要很小的力氣就足以使聲帶震動發出不錯的聲音了。而當我們不知道聲帶的真相的時候,我們往往為了達成模仿的效果,為了高音、或者音量大,而氣力又跟不上,我們會本能的把力量全部加在聲帶上。這樣聲帶很容易就唱破、喊破,甚至造成損傷。長期錯誤的發音也會導致聲帶永久性損傷。因此學習聲樂其中一方面也是對自己的聲帶的一種保護和保養,同時也是對後天的壞習慣的放棄過程,返回到原本最正確的發聲狀態,並能在後天訓練中運用自如。



三、聲樂可以培養一個人的領導、協調和配合能力


聲樂還可以培養一個人的領導和協調能力。剛剛我們也提到過,歌唱的時候,一個聲樂家的全身都投入到了表演中 雙腿、腹部、胸腔、聲帶、嘴部咬字、鼻音、頭部的共鳴等等,這一切都需要學習中一步一步去了解。比如先了解自己的雙腿怎麼站立,然後了解腹部肌肉怎麼運用,再單獨找尋胸腔的共鳴,挖掘自己聲帶能承受多大力,嘴部的咬字在鼻子和嘴巴的什麼位置,鼻音的修飾需要多少,頭部怎麼共鳴等等。每一項都需要單獨去認識、去了解,就像認識一個新朋友,而這些朋友都在自己的身體內。當我們一個一個了解了它們之後,接下來我們要像一個協調人一樣把它們的特點一一協調起來,一起發出最棒的聲音。這個過程也在培養一個人的協調力,而且是對內協調。這個經歷將來也可以運用在學校、職場、團隊合作中。作為一個協調人、團隊領袖,你需要學會了解你團隊中的每一個成員,認識他們、了解他們、懂得他們,最後將大家的優勢協調在一起完成一個了不起的工作。 而且聲樂培養出來的領導力有一種相對慈善的效果,因為他協調能力是在自己了解自己的過程中發展起來的,在面對他人時也會容易更加人性化的協調彼此, 更容易懂得成員需要關懷的地方以及他們的弱點和極限,而減少獨斷獨行。同時,很多合唱團,孩子也應當去參加,也會提升彼此的配合能力。



四、聲樂可以幫助打開心鎖,改善親子關係

聲樂還可以挖掘自己的內心。唱歌的人往往經常說,要能放得開。而有的人唱歌怎麼也放不開,總是拘謹著。這個拘謹就有可能是他的性格造成,或者是自己的成長環境造成的。比如有的家庭環境很不好,很壓抑,可能也促使這個小孩內心不開朗,無法放開表演。也可能有的家庭太鬆散,造成孩子對情緒的宣洩太過放縱,在表演的感情把握上總是過分,那麼他就需要更多學會克制與控制。所以聲樂能夠做好,也需要不斷的找尋自己性格中不夠完善的地方,找到解開心結的辦法來打開自己的內心。這恰好也就是一種內心的修行了。

而人生的閱歷和成長也會使他的聲樂表演越來越有韻味。而這個韻,也同時會體現在他的其他樂器的演奏中。也就是說,有了聲樂的基礎,小孩在其他樂器上的表現也會有非常大的變化,更容易用心去演奏。那麼這時候,學任何其他的樂器都會更加得心應手了。

當然這些也都需要大人和孩子耐心的一步一步來達到,甚至大人也應一同加入到聲樂的學習中,對彼此親子關係的融合也會很有好處。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聲樂是一個對想給孩子在音樂方面進行培養的必修課,哪怕沒有學鋼琴或其他樂器,聲樂仍然是需要去經歷的過程。


當然我本人也在這條路中一步一步在繼續學習和摸索,並不一定說的一切都是最為準確,但是這個經驗之談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也歡迎指正。



陳東:


好萊塢獲獎作曲家格萊美投票評審以及專業配音員- 陳東在音樂中融合新世紀、當代器樂、中國/亞洲風、流行以及古典的風格,為他的聽眾帶來獨特的體驗。陳東曾獲得20132014年好萊塢傳媒音樂大獎賽的最佳獨立紀錄片主題歌獎以及最佳世界音樂獎等多個國際獎項及提名,這些成績也使他成為格萊美投票評審,而且他也有作品曾經獲得入選奧斯卡評獎單元的資格。陳東同時也是一名出色的中英雙語配音員,涉獵範圍包括廣告、旁白以及動畫片等

Tony Chen Music: http://www.tonychenmusic.com
陳東中文網: http://www.chendongmusic.com